? 董進宇: 家庭教育有沒有規律性? | 董進宇博士
董進宇博士 » 首頁» 家長誤區» 董進宇: 家庭教育有沒有規律性?

董進宇: 家庭教育有沒有規律性?

時間 : 2019年7月25日 15:03 欄目 : 家長誤區 作者 :

自古以來,人們都是在一家一戶完全封閉的環境下完成“人化”過程的,所以家庭教育一直停留在經驗的層面上。當人們在敘述自己的家庭教育或自己如何教育孩子的故事時,由于選材不同,和使用語言能力的差異,使得呈現在人們面前的方法已經面目全非了。當人們應用聽到的方法來教育自己的孩子時,發現并不好用,并不能像人家那樣把孩子培養成才。那么,我們能否找到具有重復性和規律性的科學方法,而且誰都能使用這種方法把自己的孩子培養成人才呢?我認為,我已經找到了家庭教育規律。本書將揭示這個重大的規律。

本書的形成有三個來源:

一、并非平凡的故事

多年來,我從沒有覺得自己以及自己的家庭教育有什么特別之處,好象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是《哈佛女孩劉亦婷》一書的熱銷,以及關于《卡爾·維特的教育》一書的傳奇故事,促動我反思回憶自己所受的家庭教育。通過回憶與反思,我吃驚地發現,我的父母盡管沒有很高的文化,也沒有明晰的理論指導,更沒有清楚明確的教育理念,卻憑借直覺無意識地把事情做對了。也就是說,在教育孩子的事情上,他們竟然在沒有人指導而僅憑自己樸素的想法,便把那些教育大師們所教導的事情給做對了,這才有了一家六個孩子,出了五個大學生、三個博士的故事。

我1961年出生在內蒙古科爾沁草原,當我駕著回憶之舟,在記憶的海洋中搜尋時,發現童年留給我的記憶,幾乎都是美好的。藍天白云下的嬉戲,草原上的追逐,夜晚的情歌已經是遠景鏡頭;而父母教育我們兄弟姐妹的情景卻象昨天發生的一樣,每一件事都生動清晰地呈現在我的眼前。我能隨口說出30個以上父母在教育我們兄弟姐妹時發生的故事。

我父親是一個誠實與聰明的人。在我們周圍,誠實的人很多,聰明的人也不難找,但把這兩種特質結合在一起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就有些難能可貴了。我父親大概應屬于難能可貴之列吧。在我的記憶中父親是一個性情溫和卻有原則的人,我從沒有見過父親發火,但卻從未敢違抗過他的意志。當然他也從沒有強迫我及弟弟妹妹們做我們不愿意做的事情。父親總是平等地和我們講話,而且認真看著我們的眼睛聽我們說話。這在那個年代是少有的。父親的這種做法,培植了我們的平等意識,但卻又使我們不敢造次。他從不打罵孩子,有問題總是跟孩子講道理。對于我們那個落后地區那個年代的人來說,這一點就更稀奇了。當時他的同事們就很奇怪,他一不打二不罵,他是憑什么把我們這一幫孩子管好的呢?并且還個個在學校里是尖子學生?如果你問他,他也說不太清楚。他會簡單地告訴你:“對孩子不能打皮罵滑了,有話要好好說。”父親是他工作單位的中心人物,他有很多朋友。他的朋友到我家吃飯,父親總是當著朋友的面,適當地表揚我們,而在那個時代的通行做法——“人前教子,人后教妻”。由于在大人面前受到父母的表揚,所以我就得更加努力學習。

我母親是一個熱情開朗的人,在我成年之后,我跟母親開玩笑說:“我覺得你是一個純感性的人,理性程序被刪除了。”在我印象中,我母親就是為了愛孩子而存在的。她無條件地愛著我們每一個孩子。在母親的觀念中,她的每個孩子都是最好的。她總是對我們說:“你是絕對聰明的孩子,你是最好的。”我經常與母親打嘴仗:“你怎么知道我聰明不聰明?跟誰比較的?你說我是最好的,根據是什么?我看別人家的孩子也不錯哇!”這時母親就表現出純感性的典型特點,她根本不跟你講道理,只是說:“我就是這么認為,我知道我是對的。”母親的無條件的愛和確認,奠定了我最初的自我價值,使我知道我很好,我是有價值的,我母親喜歡我,因此使我產生了極大的安全感。

我母親幾乎是憑直覺做事的人的典型,我好象沒有母親用抽象理性講道理的記憶。她總是用直觀的例子并用感性的方式表達她的看法。我母親因為小時候家里窮,我老爺去世早,被迫失學,所以留下了永遠的遺憾。我記不清多少次聽母親講她沒能念書的傷心故事,每次她含著眼淚講完故事,我都會激動不已,從內心里覺得能讀書是一件極其幸運的事,所以就更加珍惜眼前的學習機會。事實上,正是母親的這些故事,激發了我們的學習動力,而不是關于學習的大道理所起的作用。

我母親天生有一副好嗓子,要是她出生在有條件并且會教育的家庭,她一定會成為一個歌唱家。我記得小時侯,我們經常圍坐在她身邊,聽她給我們唱歌,像《藍藍天上白云飄》、《康定情歌》、《敖包相會》、《二郎山》等等都是那時侯聽母親唱的。后來我回憶自己童年,覺得是那樣的美好,實際多數是指母親帶給我們的歡樂。這對養成我們兄弟姐妹樂觀向上的人生態度是至關重要的。

當我回憶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從不同角度反思自己的行為時,我似乎都能從童年所受的家庭教育找到因果聯系。多年來,我一直對“學習”這件事癡心不改,覺得只要學習就是沒浪費時間,就是成長,就是收獲,就感到快樂。總結起來,這種價值觀及情感反應模式的形成,與我童年的家庭氛圍和文化環境有直接的關系。由于我母親沒能念完書的遺憾,以及我父親因文化太淺而導致他很多的無奈,這就使我家形成了一個特殊的文化氛圍——崇尚讀書。讀書好壞成為我家里衡量人行為的第一價值觀。我這里說的是真正體現在人們行為及情感活動中的價值,不是人們嘴上說的而實際上并不是按其行為也沒有引起情緒反應的那些所謂的價值。所幸的是,我父母雖然絕對篤信讀書的價值,卻沒有強迫我們讀書。他們是用自己的感受來“感動”我們,鼓勵我們好好讀書,長大能有所出息。他們在家里創造了一種崇尚讀書的氛圍,并用讀書的好壞來評價每個孩子的行為,與此同時創造了另一個平等的環境,讓孩子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不逼孩子做任何事。這在今天看來,就太難能可貴了,簡直就是奇跡。要知道,在那個年代,能夠認識到學習的重要性的人就太少了,那是個讀書無用論的時代;而一旦認識到學習的重要性,而不強迫孩子學習的人幾乎找不到。絕大多數家長的觀念中,孩子是自己的私有財產,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就沒有平等可言,所以家長強迫著孩子做事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我1980年考入大學,進入了我早已向往的學校——吉林大學。我上大學這件事,對我弟弟妹妹的最大作用,是發現考大學這條路是可以走通的。要知道,在我的家鄉,在我之前,從沒有人是靠自己努力憑自己能力進入大學的,我是家鄉第一個考上大學的人。因此,弟弟妹妹們對上大學有了充足的信心,這是最重要的。所以后來弟弟妹妹就陸續考上了大學,而我們三兄弟陸續都完成了博士學位。

二、理論的探索

1982年,我在大學二年級時,學校團委為了教育我們這些大學生,發給我們每人一本前蘇聯著名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所著的《給兒子的信》,我一下子就被這本小冊子吸引住了,我對人的成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從那以后,我幾乎把能買到的蘇霍姆林斯基所寫的書全都買到了,像《學生的精神世界》、《培養集體的方法》、《給教師的一百條建議》、《青少年心靈美的培養》、《怎樣培養真正的人》等等,并如饑似渴地閱讀。蘇霍姆林斯基的學說,奠定了我最初的教育學基礎。后來我閱讀了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的《家庭學校》,對家庭的教育功能有了較深入的了解,當我讀完了法國思想家盧梭的《愛彌兒》后,對人的精神的成長有了較確定性的認識。但是這時候的理論興趣都集中在未成年人精神世界的形成上。

進入20世紀90年代中期,我開始對人的潛能產生了極大興趣,對目前世界上關于人的潛能的各種理論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涉獵和研究。通過對人的潛能的研究,我認識到人的潛能幾乎是無限的。可是現實中的人們,卻沒有發揮出應有的潛能,其最大原因是受“自我觀念”的局限,而“自我觀念”是童年在家庭教育和早期學校教育中形成的;通過對神經語言學的研究,使我清楚地看到人的價值觀排列是始自童年的家庭教育,價值觀決定了人的思考模式和情感反應模式,從而決定了人的行為。由此,我體會到,家庭教育對一個人的成長起著決定性作用,而家庭教育的重點是孩子的精神人格塑造。

后來,我又對《卡爾·威特的教育》及續篇、《M·S·斯特娜的自然教育》、《俗物與天才》、《神童作坊》、《天才兒童的思維訓練》以及蒙臺梭利幼兒教育著作等一系列家庭教育著作進行了深入研讀。這些著作的精華,極大地豐富了我關于家庭教育的背景知識,使我對于家庭教育的規律性有了深層的理解。

三、實踐的驗證

從1992年以來,我陸續為2000個家長講過課,并直接為500多個家長提供過咨詢。在為家長提供咨詢的過程中,我總結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孩子出現問題,100%是家長有問題。”從實踐中,當我跟孩子面談后,我發現孩子沒有什么問題,那些認為孩子的行為有偏差的家長他們自身有問題:是家長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不能平等地對待孩子,不能傾聽孩子的心聲,不能無條件地愛孩子,不能真正信任孩子,不能體諒孩子是未成年人的現實,不能了解孩子掌握知識的規律等等。這一發現,使我不能不把注意力焦點放在研究孩子行為背后的原因上。通過觀察,我發現,家長的行為與孩子的行為并不存在簡單的對應性。也就是說,孩子身上的問題,并不是家長身上的問題的簡單重復映射。我們發現,有些家長身上的毛病,孩子身上并沒有;而孩子身上卻存在一些家長身上沒有的缺點和毛病。那么這里的奧秘在哪里呢?

當我開設第四期家長培訓班時,在課堂上,一個被診斷為是兒童多動癥的孩子在課堂上不停地說話。他的母親大聲地訓斥他,而他根本不聽。面對那母子倆,我突然來了靈感。我意識到,孩子的問題來自他與父母的關系。也就是說,是孩子與父母之間所形成的“親子關系”對孩子的成長起決定性作用。這一發現,對我來說,猶如撥云見日,頓時感到豁然開朗。我感到一下子抓到了家庭教育問題的根本。原來無法解釋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后續的家長培訓課程都以重建“親子關系”為重點,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與此同時,我也是一位家長,我在教育我女兒的時候,把我對家庭教育的理論應用到自己的教育實踐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因此我現在呈獻給讀者面前的這本書,是經過實踐檢驗的。

我誠心希望本書能夠引起人們對家庭教育的關注,更希望我們中國的家長們,認真研究家庭教育的規律,真正能夠從孩子的角度出發,改變自己過去不正確的觀念和做法,為我們的孩子們撐起一片自由成長的天空。那么,改善國民素質將不再是一句口號,同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將早日成為現實。

 

????????????????????????????????????? ????董進宇

???????????????????????????????????? 2004年10月20日

相關推薦Related to recommend
? 88娱乐城快乐赛车